大学必备网 大学必备 圣约翰大学(下)

圣约翰大学(下)

原创 张珑 海上梦叠 作者:张珑 来源:上海学2020.10.13 上海话改写:郭莉 文字修正:丁迪蒙 讲述:…

原创 张珑 海上梦叠

作者:张珑

来源:上海学2020.10.13

上海话改写:郭莉

文字修正:丁迪蒙

讲述:顾敏

教莎士比亚个是张夫人。教英美文学史个是陆佩弦教授,伊戴仔厚厚叫个眼镜,一看就晓得是位读书破万卷个学者,上课辰光随口就可以背出一段名著段落,实在叫人佩服。五十年代院系调整之后,伊是复旦大学个教授。有一年,我从北京回上海,还搭同学一道到伊勒威海卫路个屋里向去拜访过,发现伊眼镜勿戴了,伊讲动过白内障手术,用勿着戴了。

让我得益最多个老师是张夫人,伊并勿是美国教会人士,是个英国人,本名Lena Clegg。伊个丈夫张隽青是复旦法学教授,伊拉是张教授勒英国留学辰光结婚个,伊就成为了“张夫人”,还搭张教授一道带了三个儿子回到上海。日本人侵占上海之后,因为英国搭日本是交战国,所以张夫人搭伊个三个英国籍儿子侪拨关进集中营,抗战胜利之后再从集中营出来个,乃末,张夫人到约大来教书。四十年代末,美国教师陆续离开上海了,张夫人就一家头承担了好几门课程个教学任务。我毕业之后到北京,搭伊个联系就断脱了。直到了八十年代,张夫人从一个约大同学伊面得到了我个地址,搭我写了封信,详详细细讲了伊个情况。原来,张教授五十年代中风过世了,张夫人带三个儿子重新回到了英国。伊个晚境邪气凄凉个,三个儿子侪英年早逝,因为小辰光勒日本人集中营里缺乏营养,造成终生体弱多病,结果侪走勒母亲个前头。三十年斗转星移,我现在竟然又可以搭张夫人联系了,真个是做梦也呒没想到个。张夫人信里,饱含勒伊对当年勒约大伊段生活个怀念,还讲起伊歇辰光,伊自家导演过一出短剧,拿伊珍藏个几张剧照寄拨了我。迭个是大学三年级辰光,伊组织大家演过一出根据《傲慢与偏见》小说改编个独幕剧。我也参加演出了。除脱仔剧照,张夫人还寄得来我个一篇作文,题目是《别了,约大》。迭个是我毕业之前抒发对母校眷恋感情个一篇文章。经过了介许多年数个风风雨雨,我自家老里八早就忘记脱搿篇作文了,但是张夫人竟然还为我保留勒海!

圣约翰大学图书证

圣约翰大学个暑假一般侪比较长个,我曾经利用暑假搭几个同学一道去学烹饪,我也学过缝纫个。还有个暑假,我去学英文打字个“盲打法”,打字速度就快了。祖父张元济晓得我学会了打字,邪气开心,为了奖励我,就托香港商务印书馆搭我买了一台“雷明顿”牌打字机。乃末,我就常庄用自家个打字机帮同学打字,特别是四年级写论文辰光,经常有得同学问我借用打字机。我到北京大学教书个辰光,就用搿台打字机做教案,伊搭我朝夕相伴了几十年。2005年,我拿伊作为一件祖父张元济留下来个珍贵纪念物,捐拨了商务印书馆馆史室。

“雷明顿”牌打字机

我勒圣约翰大学个最后一个暑假放得特别长,我就去读暑期班了,也修了几只学分,1951年2月,我提前半年毕业了。

1952年,全国高校院校调整,圣约翰大学文学院并到复旦大学,医学院就是后来个上海第二医学院,工学院并到了同济大学。当年约大个校址,现在是华东政法学院,圣约翰大学也就勿在存在了。

改革开放之后,我搭几个当年英文系个同学一道去踏访过昔日个校园。伊棵大樟树已经香消玉陨了,据说是因为开挖道路损伤了根。从前介漂亮个、高低起伏个大草地,只剩下来一小半了,其他地方侪造高楼了。总算是教学楼、办公楼还是搭从前一样。我立停勒图书馆门前,当年“泡”图书馆个乐趣又生动个浮现勒眼门前。

1985年,北京成立了“圣约翰大学同学会”,老同学每年聚一次。我个英文系几个同学更加是常庄联系个。2004年辰光,英文系个老同学还约我一道到九寨沟、峨眉山、都江堰等等景区游览。随牢仔年龄个增长,真个是越来越觉着再也呒没比同窗情谊更为珍贵个物事了。

讲述者:顾敏

原标题:《圣约翰大学(下)》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
109 次查询 | 用时 0.144 秒 | 消耗 13.50MB 内存